《渔家傲  朱服  小雨纤纤风细细,
  万家杨柳青烟里。
  恋树湿花飞不起,
  秋无际,
  和春付与东流水。
  九十光阴能有几?
  金龟解尽留无计。
  寄语东阳沽酒市,
  拼一醉,
  而今乐事他年泪。
  赏析  此词为惜春抒怀之作。上片写景。开头两句写暮春时节,好风吹,细雨润,满城杨柳,万家屋舍,掩映在杨柳的青烟绿雾之中,渲染春归时节万家烟柳的朦胧氛围。“恋树湿花飞不起”的组合意象,不仅描摹了残花将落未落,眷着于树的恋春形象,而且赋予落花必然凋残而泪花淋漓的悲凄情态。“秋无际”写带着无限浓愁的“湿花”尽管“恋树”,也不可避免坠地化泥,落水流逝的悲剧命运,词人感叹“湿花”连带春光都无可奈何地付与了东流水而消亡!显然,“湿花”意象实为词人自我命运的象征,流露了晚年遭贬的凄楚和感伤。下片感叹韶光易逝,因而产生不如及时行乐的思绪,着意抒情。“九十”二句哀叹春光短暂,即使“解尽金龟”畅饮美酒,像挽留美人一样地挽留春光,也是徒劳!春留不住,于是词人“寄言东城”酒家沽酒,拼醉消愁寻乐,弥补春去之遗憾!即便如此,“而今乐事”毕竟是短暂地忘怀眼前的悲愁,“他年”回味今天这种愁中求欢,苦中寻乐的痴举、将会更深地感到“和春付与东流水”的无奈和悲哀,流下痛楚的泪水。全词写景寓情,语句工丽俊美,尤其“恋树湿花飞不起”一句,极赋人格化,生动形象地将失意之人愁绪绵绵难遣的景况表现出来。
  1. 宋词三百首
  2. 范仲淹:渔家傲
  3. 周邦彦:瑞龙吟
分页:1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