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lon36_沙龙国际salon36_www.salon36.com官网  文/周冲  昨天洗脸的时候,美容院的小姑娘说,听说北京很大的雾霾,几米开外,就看不清人,太可怕了。  另一个说,是啊,空气越来越糟糕了。  先前的接着话茬,聊起了老家与都市的区别。  在老家,天蓝如绸,夜晚的时候,星星又大又低,河水清冽,鱼虾跃动,堤岸上柳枝撩人,漂亮得连最好的公园,都像是一个赝品。  我问她,那你想回去吗?  她说,老家虽然自然环境好,但太封闭了,人的格局也太小了,还是应该活在开放点的地方。  众附议。  皆言:然。  一个说,说句不好听的,在小地方,你换了两个男朋友,都会被当成一个荡妇。  我也是从小县城出来的人。  一只赣地土妞,一身泥巴味,半生小地方生活经历,因此,对她们所说的,并不陌生。  固然,小地方消费水平低,环境好,空气无污染,瓜果蔬菜亲手种,无农药,没化肥(这还是农村才成,县镇以上,都得买),吃得延年益寿,万岁万岁万万岁。  还有,不堵车,从东头到西头,只要打个屁的时间。  而邻里乡亲领导同事,都是熟稔的亲朋,好办事,好说话,四通八达,任何破事都能找得到后门。  舒服吗?  当然。  简直是过上等生活,享下等情欲,付末等劳力。  然而,以上种种给我们架构的,却不是一种自由、公正、有趣、充满未知的人生,  而是一种封闭的、老人式的、拒绝成长的、一目了然的生活。  每个人年少轻狂时,都曾隐隐告诫过自己:当我长大,万不可成为那种人——那种人,正是小地方正批量生产的人。  小地方固有其善,亦有其美。但,之于一个不甘平庸的年轻人,更多的是弊病:  1,不自由,不宽容。  因为封闭,守旧,求稳,小地方变成一个庞大的玻璃罩。在这个罩子里,一切以和为贵,以集体为重,以表面的风光为荣。  个体的个性化,自由意识,对权威的质疑,对固有观念的挑战等能力,都会被压抑,然后慢慢被环境所消解。  而思想的不开放,必然也导致身心的不自由,对他者与自己的不宽容,道德绑架,窥视成风,一如楚门的世界。  生活成了一场漫长的表演。  每个人,都是没有作品的演员。  2,资源匮乏。  人文的。物质的。社交的。  当年在小县城,犹记得对周围人说,想看一场话剧。被骂装逼。因为没有,便认为不存在。  环境以其强大的趋同性,让每一个特别的人,慢慢地万众一心。  就像一口千年火锅,原本都是下锅菜,煮着煮着,都成汤料了。  倘若你是一个异类,那么,必成《刺客聂隐娘》中的青鸾:  一个人,没有同类。  3,关系至上,能力靠边。  不论是非,只论亲疏。  不看高下,只看背景。  不重能力,只重潜规则。  原本在事业上奋斗的,都改在人际关系上奋斗。  原本勇于担当的,都在各种后门里来回。  4,反智。  反文艺。  反思想。  反知识。  遇到争执,对言说者态度的在乎,远大于对是非、对错和真相的在乎。  犬儒主义者遍地,不仅自己不相信奋斗,反而以过来人的姿态,嘲笑奋斗。  最后,形成一种怪异的审美:以粗鄙为美德,以堕落为常理,以邪恶为个性。  5,生活没有质感。  敷衍过了工作日,周末或夜晚,属于自己的时间里,只有麻将、淘宝奔跑吧兄弟。  要么聚众喝酒,一边花式灌酒,一边在酒桌上寻找出轨对象。  要么八卦成性,蜚短流长,舌头在各种人的下半身来来去去。  6,缺乏界限。  随意打探隐私。  你为什么不结婚?你多少钱一个月?你准备什么时候生孩子?你买房了吗?买车了吗?有对象了吗……  公域私域不分。  讨论公共事件或现象时,不出两句,马上改为攻击隐私。  平庸之恶无处不在。  7,拜权拜钱。  不相信梦想,不相信才华,不相信生命存在,自有其意义。  关注点永远是:谁的官职更高,谁的车更贵,谁的房子更大,谁家女孩更鲜嫩多汁。  ……  以上种种,我都可以找出一大堆活蹦乱跳的例子作佐证。但我想,这是任何在小地方呆过的人,都感觉得到的共识。  自然环境没话说,社会环境太差了。  而人,是社会关系的总和。  橘生淮南则为橘,生于淮北则为枳。  路西法效应证明,人在不同的制度中,不同的社会情境里,其意识和行为,都会呈现不同的变化。  宽容自由,充满尊重的环境里,我们可能都是身揣小马达,心怀小太阳的有志青年;  然而在另一种守旧的环境里,我们可能就变得暮气沉沉,未老先衰,成为父辈的翻版。  《变形记》里,有一期是林依轮的儿子变形。  他是优雅如王子的男孩,贵族范,文艺气,言谈举止,都可看出良好的教养。  然而,即使是他,在陕西农村里,面对粗蛮无礼的同伴,无法自控地动怒流泪,后来言辞无礼,几乎要打起来。  进入一个环境,一个群体,就进入一种特定的秩序。  你必须顺应这个秩序。  而制度一旦被认同,人的行为必被塑型,亦会影响到人的心理、意识、观念等精神领域。  环境改变,规则随之改变,人的价值观、道德观、以及精神境界也随之重构。  这就是津巴多所说的“情境的力量。”  1971年,菲利普·津巴多主持了“斯坦福监狱实验”。在这个实验里,人性的脆弱彰显无疑,不同的情境下,我们会变成一个完全不同的人。  反观现实,我们也经常看到斯坦福监狱实验式的场景。尤其是当人们丧失了自我意识,就很容易被他人、形势、环境等大趋势所驱动。  莫罗说:“我们都是自身情境的囚徒。”  如果你不想要一个毫无悬念的人生,那,请不要呆在小地方。  去一个广袤的世界里,那里或许压力覆顶,冷漠遍地,势利横行,但自由同样无处不在。  就因为自由,你想生长成什么样,完全在于你自己。  你犯了错,都有机会重头再来。  甚至空虚寂寞冷时,约炮也方便得多呀。  看到这里,也许有人说,小地方也能出人才呀,比如湖南湘潭的某农民儿子。  其实,这陷入了基本归因错误。  人们在考察原因时,具有高估倾向性因素(谴责或赞誉人)、低估情境性因素(谴责或赞誉环境)的双重倾向。  我们单考虑他的出身,却没有想到,他的教育地、起势地、指挥地、以及后来的权力中心,都在都市。  小地方还是大城市?  这是个被讨论过无数次的问题。  各有其答案,各有其选择。  然而,我还是觉得,抛去物的因素不讲,在都市生活,我们会更忠于自己。  我们家可二因为重度躁郁症,从《新快报》辞职回万载时,我非常担心,他虽然聪明得欠打,犀利得招人烦,但越是如此,书读得越多,心中越有谱,在小地方就越格格不入。  我说,回去干嘛呀?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。  这不,虽然药没停,状态却越来越差,终于又要出来了。
  1. 年轻人为什么要去大城市
  2. 年轻人混日子是没有未来的
  3. 年轻人,请再多一点点坚持
分页:1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