泰戈尔:第一次膜拜  传说天界神匠毗舍迦罗莫在元古时代为三界神王的庙宇奠基,巨猴诃努曼运来建庙的大量岩石。  据历史学家考证:栖息在森林里的基拉特族人造了这座神庙,神祗原本属于他们。  舍帝利①国王曾占领这个国家,杀戮信徒,神庙里血流成河。  神祗改名换姓,藏在新的教规后面,幸免于难。  数千年古老的虔诚之河改变了流向,而今,基拉特族人沦为不可接触者,他们通往神庙的路被堵塞。  被排斥在社会之外的基拉特族的村舍分布在恒河东岸,他们虔信天神,唱颂神歌,但没有寺院。他们的手灵巧,目光的判断从不出错,他们擅长砌石墙,擅长在黄铜器皿上镶嵌银花,精晓大理石神像的内在韵律。  刀剑掠夺了他们昔日的御座,砍去了他们的服饰和举止的尊严的标记,剥夺了他们享有知识的权利。  他们只能遥望屹立在西边地平线上的神庙的金顶,只能遥拜神庙,但想象中的神庙依旧那么熟稔。  十月十五日是祭神节。  临时搭的高台上击鼓敲钹,弹琴吹箫,遍野帐篷,幡幢猎猎飘扬。路边摆满商品——铜器,银首饰,神像画,绸布,孩子玩的拨浪鼓、泥娃娃、叶笛、供品、花环、水果、香烛、一罐罐圣水……魔术师尖声怪气地耍魔术。  民间艺人绘声绘色地在讲《罗摩衍那》。  身着耀眼的制服的卫兵骑马巡逻。  大臣歪坐在大象背上的软榻上,士兵在前面吹号开道。  高门贵族的太太小姐坐在绣帘彩轿里,仆人家丁前呼后拥。  五个树干支撑的榕树底下坐着长发蓬乱、面色青灰、一丝不挂的游方僧,脚边是信女们布施的水果、牛奶、甜食、奶酪、大米、土豆……。  一阵阵“胜利属于神王”的欢呼声响遏行云。  明天是国王首次祭神的黄道吉日。  国王乘大象驾临,必经之路两边的香蕉树挂上了花环。绘有吉祥图案的铜罐口盖着芒果树叶,隔一会儿洒一遍香水、驱压浮尘。  十三日深夜,庙里钟声缓缓隐逝。  明月像蒙着黑纱,朦胧的月光犹如剧烈的眩晕,夜风凝滞,空中聚集着雾霭,林木受了惊吓似的呆立不动,狗莫名其妙地狺吠。马望着无形物竖起耳朵嘶鸣。  突然,地底下响起沉闷骇人的声音,地狱的妖魔仿佛一齐擂响了战鼓,咚咚咚咚,咚咚咚咚。  庙里的挂钟急促地摇响,象群挣脱绳索,如云狂奔。  地下的风暴快速地升腾,骆驼、水牛、黄牛、山羊、绵羊,喘气蹦窜,成千上万善男信女满目惶惑,分不清亲属、陌生人,辨不清东南西北,互相踩踏,惊叫着逃命。  地面裂开,冒出一股股热水,一缕缕烟尘。池沼的清水漏入下面的沙层。  飞檐上的钟当当地摇摆,随着一声訇然巨响,钟声寂灭了。大地沉寂的一瞬间,将圆的月亮从西天下垂。  一顶顶帐篷着火,冲天的浓烟如同蟒蛇缠绕月光。  第二天,到处听见失去亲人的哭嚎,为防不测,御林军包围了神庙,大臣、星相家、骚人墨客相继赶到,只见山墙倒塌,庙顶塌落在神坛上。  星相家启奏:“陛下,下个月十五之前,庙宇务必修缮完毕,否则,神明将离去。”  国王下令:立即修缮。  大臣上前奏道:“只有基拉特族人会雕塑神像,但决不能让他们下贱的目光玷污神像,神明的圣洁被亵渎,修缮是枉费财物。”  国王下令召见基拉特族头领玛达卜。  玛达卜年逾花甲,白发银髯,头缠干净的白色缠头巾,紫铜般的上身裸露着,下身围一条黄色土布,两眼透出忧悒的恭敬,小心翼翼地在国王脚前献上一束素馨花,退倒几步,伏地礼拜。  国王启口道:“朕闻修缮庙宇非汝等不可。”  “这是神灵对小民的恩宠。”说罢,玛达卜朝着神庙跪拜。  “蒙上眼睛,汝能雕塑神像否?”  “心灵的主宰指示小民劳作,雕琢时不用睁开眼睛。”  数百名基拉特族人在庙外砌石墙。  玛达卜双目缠了几层黑布,在庙里雕神像,昼夜不许外出,他冥想着神的慈颜,哼着歌儿雕镌。  “快干,快干,时间过得很快,吉期快到了。”大臣常来催促。  玛达卜合掌说道:“是谁②的事,谁自会拼命干,我不过是他的工具。”  朔日过去,望日将临。  蒙眼的玛达卜用手指触摸和石头说话,石头有问必答。  卫兵在旁边监工,防止他解开布条。  星相家也来询问:“十一日之夜,是陛下首次祭神的吉日,能否如期竣工?”  玛达卡合掌答道:“我没有资格回答,心灵的主宰哪天降恩,我哪天禀报。在这之前,任何人来打听只会延误工期。”  初六、初七过去了,凄冷的月光透过庙门,落在玛达卜的银发上。  夕阳西坠,十一的月亮升上灰暗的天空。  玛达卜长长地叹口气,说:“喂,卫兵,去送个信儿,神像雕好了,莫错过吉日良辰。”  卫兵急忙跑出庙堂。  玛达卜解掉蒙眼的黑布,只见十一的月光照临庄严慈悲的神像,他跪在地上,双手合十,凝视着神王,两行热泪夺眶而出。  今天实现了几千年(www.lz13.cn)来基拉特族信徒瞻仰神王的夙愿。  国王进入庙堂,看见玛达卜头贴着神坛底座,恼怒地拔剑砍去,玛达卜登时首身分离。  这是玛达卜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神王的足下膜拜。  
  1. 泰戈尔作品_再次集
  2. 泰戈尔作品_泰戈尔散文诗集
  3. 泰戈尔:儿童圣地9
分页:1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