泰戈尔:圣浴  罗摩难陀面对东方,肃立在恒河里。晨风吹拂,流水潺潺,似被点金棒点触了的河水闪耀着金光。他遥望蔷薇般的朝阳,在心中喃喃自语:“呵,大神,你慈祥的容貌怎不在我心头闪现,揭去您的面具吧。”  朝阳升上娑罗树梢。渔民们扬帆启航。一群白鹤飞上阳光明媚的青空,飞往对岸的沼泽地。  大师的圣浴迟迟不结束,弟子焦急地说:“师尊,耽搁不得了,祭神的时辰到了。”  大师说:“我的肉身未净,恒河至今远离我的心田。”  弟子坐下思忖:这话是什么意思?  阳光洒满芥菜地。卖花女在路边卖花。养奶牛的女人头顶奶罐前往集市。  大师若有所思地出水上岸,穿过黄鹂歌唱的灌木丛。  弟子疑惑地问:“师傅,您去哪儿?前面不是上等人的村落。”  罗摩难陀说:“我正走在完成圣浴的路上。”  河滩尽头是一座村庄。大师走进桑树浓荫夹裹的小巷,猴子在枝头跳跃。  小巷深处是制革人维强的房子,从那儿飘出牲畜的生皮的臭味,兀鹰在空中盘旋,骨瘦如柴的野狗在啃骨头。  弟子双眉紧蹙,站在村外,默念“罗摩,罗摩。”  维强敬畏地向(www.lz13.cn)罗摩难陀叩头施礼。  罗摩难陀扶他起来,与他拥抱。  维强惊慌地说:“师傅,不可这样,贱民屋里的污秽会损毁您圣洁的身体。”  “远离你的村子下河沐浴,我的心不能与涤净万物的恒河相通。”罗摩难陀欣慰地说,“这会儿,净化万象的圣水贯通了你我的躯体。今天,我未能顺利地膜拜太阳神,我说太阳神啊,我体内那类似你拥有的灵光为什么不闪现呢?此刻,它在你我的额际闪耀,从此我不必再进庙堂。  
  1. 泰戈尔作品_再次集
  2. 泰戈尔作品_泰戈尔散文诗集
  3. 泰戈尔:沙丘地
分页:1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