泰戈尔:圣洁  长老罗摩难陀白天拨弄念珠诵经。  黄昏,他供奉祭品;内心服用了神的赏赐,他的饥饿即刻消除。  举行庙会的一天,国王和王后驾到。  此外,从各地来了一批满腹经纶的学者和佩戴标记的各个教派的信徒。  晚浴完毕,罗摩难陀照例在神足前上供,但心中得不到神的恩赐,他咽不下食物。  停食两天以后,罗摩难陀虚弱不堪,稽首说道:“神啊,莫非我犯了罪愆?”  “你当我住在婆伊昆塔①仙境吗?”神气忿地说,“那天未能进入我庙宇的庶民全身也领受了我的抚摸,溶和我足触的圣水的生命之泉,在他们的血管里奔流。对他们的轻慢使我愤慨,今日你的供品是不纯洁的。”  “主啊,礼法必须维持呀。”罗摩难陀忐忑不安地注望着神的面孔。  神双目喷出怒火:“我亲手创造的大千世界的花苑里,请来了芸芸众生。你竟然企图在这儿建筑礼法的壁垒,限制我的权力,真是胆大包天!”  罗摩难陀惶愧地说:“明朝我走出礼法的界限,从你创造的世界清除我的狂妄。”  深夜,繁星好似在沉思默想。罗摩难陀突然惊醒,听见神在催促:“时候到了,履行你的诺言。”  罗摩难陀双手合十:“这会儿夜深路黑,栖禽不啼,我正等待黎明。”  “黎明总是在夜尽之时升起吗?”神申斥道,你的心苏醒听见我发话的时刻,黎明业已来临,去吧,履行你的诺言!”  罗摩难陀诺诺连声,出庙上路,头顶着璀璨的北斗星。  他出了城,穿过村庄,来到河边的焚尸场。一个昌达尔种姓人正忙着焚烧尸体。  罗摩难陀伸手把他搂在胸前。  那人神色惶遽:“师傅,我叫那瓦,是昌达尔种姓。我的行当受人鄙视,你不要这样让我成为玷污您的罪人。”  “我在心里已经猝死。”罗摩难陀痛心地说,“我昏昏沉沉,所以一直看不见你。现在我特别需要你,没有你,我心中死者的葬礼无法举行。”  说罢,罗摩难陀继续前行。  晨鸟啁啾,启明星(www.lz13.cn)在朝晖里隐没。  卡毗尔坐在院子里哼着小调织布,罗摩难陀在他身旁坐下,搂着他的颈项。  卡毗尔慌忙自我介绍:“师傅,我是穆斯林,以织布为生,职业低下。”  罗摩难陀语气温和地说:“朋友,不和你在一起,我在心里赤身裸体,我的心沾染了灰尘。今日,穿上你织的纯洁的布衣,我的羞耻荡然无存。”  几个徒弟在院子里找到罗摩难陀,责怪道:“师傅,这成何体统!”  “我在失去神的地方又找到了神。”罗摩难陀坦然说道。  太阳冉冉升起,金色的阳光照亮罗摩难陀欢悦的面庞。  
  1. 泰戈尔作品_再次集
  2. 泰戈尔作品_泰戈尔散文诗集
  3. 泰戈尔:新时代
分页:1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