泰戈尔:不朽形象的福音  好似天狗啖食丽日的漆黑巨口,黄昏的阴影提前吞没了院落。  外面响起了怒吼:“开门!”  屋里的生命惊恐万状,哆哆嗦嗦地顶着门,插上门闩,嗓音发颤地问:“你是谁?”  又是雷鸣般的怒吼:“我是土壤王国的使者,时候到了,特来索债。”  门上的铁链咣啷咣啷响,四壁剧烈地摇晃。屋里的空气唉声叹气。空中飞禽双翼的扑扇,像夜阑的心跳。  咚咚咚一阵擂击,门闩断了,门板倒地毁坏。  生命颤抖着问:“哦,土壤,哦,残酷者,你要什么?”  “躯壳。”使者说。  生命长叹一声:“这些年我的娱乐活动在躯壳里进行,我在原子里跳舞,在血管里演奏音乐。难道一瞬之间我的庆典要遭到破坏,笛箫折断,手鼓破裂,欢乐的日子沉入无底的黑夜?”  使者不为所动:“你的躯壳欠了债,是还债的时候了,你躯壳的泥土必须返回泥土的宝库。”  “你要讨回泥土的借(www.lz13.cn)款,只管讨回。”生命不服地说,“你凭什么索取更多的东西呢?”  使者含讽带讥地说:“你贫瘠的躯壳似疲惫瘦弱的一勾弯月,里面有什么值线的东西!”  “泥土是你的,但形象不属于你。”生命争辩道。  使者哈哈大笑:“你从躯壳上剥得下形象,只管剥去好了。”  “我定能剥下。”生命发誓。  生命的知音灵魂星夜赶往举行庆典的光的圣地,合掌祈求:“呵,伟大的光华!伟大的辉煌!呵,形象的源泉!不要在粗糙的泥土身边否定你的真理,不要辱没你的创造!他有什么权利摧毁你拥有的形象?他念了哪条咒语令我潸然泪下?”  灵魂入定苦修。  一千年过去了,一万年过去了,生命悲啼不止。  路上一刻不停地运送盗窃的形象。  生物界昼夜回荡着祈祷:“呵,形象塑造者!呵,形象钟爱者!‘僵固’这妖魔攫住你的赐予,收回你的财宝吧!”  一个个时代逝灭了。  隐隐传来天庭的懿旨:属于泥土的回归泥土,冥思的形象留在我的冥思里,我许诺,泯灭了形象再度显露,无形体的影子抓住光的胳膊将出席你目光的盛会。  法螺呜呜吹响,形象重返抽象的画中,从四面八方奔来了形象的爱慕者。  一天天过去了,一年年过去了。生命依旧痛哭。  生命期冀什么?  生命双手合十说道:“泥土的使者用残忍的手扼掐我的喉咙,说:‘喉咙是我的。’我反驳说,泥土的笛子是你的,但笛音不属于你。他听了冷笑一声。上苍的旨意啊,听我含泪的申诉吧,板结的泥土的傲慢将成为胜利者?他眼瞎耳聋,他的哑聋将永远闷压你的妙音?承载‘不朽’的懿旨的胸脯上岂能允许建造‘僵固’的凯旋柱?”  天庭又传来圣旨:不必担忧,云气之海上听不见的福音的波涛不会敛息,灵魂苦修终成正果,这是我的祝福,萎缩的喉咙溶入泥土,永生的喉咙载负旨意。  灵魂的彩舆将泥土的妖魔驾车抢劫的迷茫的福音送回无声的歌曲里,凡世响彻胜利的欢呼。  无形体的形象和无形体的福音,在生命的海滨那躯壳的乐园里结合。  
  1. 泰戈尔作品_再次集
  2. 泰戈尔作品_泰戈尔散文诗集
  3. 泰戈尔:普通的姑娘
分页:1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