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lon36_沙龙国际salon36_www.salon36.com官网  我是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的第四任总设计师,对于天宫实验室任务来讲,我是一个新人。我是2014年8月才任的总师,我们这个新人讲的是,我在一个新的岗位来从事这项工作。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到目前为止已经飞行了13发,发发圆满成功  这一次执行天宫实验室任务的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一共有两发,一发是长征二号FT2火箭,它负责将天宫实验室送入轨道,这个火箭如果失利的话,天上没有天宫实验室,后续的任务会戛然而止。我们的第二个火箭——长征二号FY11火箭,如果它出现问题,那跟其它的火箭出现问题,性质完全不一样。其它运载火箭出现问题可能损失的是火箭和有效载荷,那么它需要的是钱,可以重新造一个再来一次。但是我们长征二号F火箭如果失利的话,我们失去的是人,是我们英雄的航天员,因此这两发火箭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。我们给这次任务,这两发火箭的定义为“核心之战”。我们这个火箭有十个分系统,逃逸系统是载人运载火箭里头独有的一个系统,请大家记住,一个独有的系统。那么它也并不是上边一个尖尖,它包括了上部的整流罩,以及上部整流罩外边和里边装的东西。逃逸系统靠谁的指令来逃逸?靠的是故障检测系统,它检测了箭上很重要的几个参数,当发现这几个参数超过允许值时,它会给逃逸系统发出逃逸指令,这个系统也是载人运载火箭独有的一个系统。  长征二号FT2火箭和Y11火箭,这一次是一起出厂的。2016年8月3日从北京出发,8月6日到达了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载人航天的发射场,对于T2火箭来讲,我们在技术区准备了三十四天,一切顺利,一切按计划进行。我们大家都按照惯例,陪着这个火箭从技术区一步一步走到发射区。第二天,我们有一个检查项目,叫作点火与紧急关机线路检查。这项检查过程中,我们的故障检测处理系统有一台设备,加电之后,它的灯要亮一秒然后熄灭,这是正常状态。但是在测试过程中,发现这个灯一秒之后依然亮着,出问题了。另外我们还有其它的备份设备,也换了一台设备,结果这个现象还是存在,我在想有什么问题吗?一个产品出问题是有可能的,但是两个产品都不行了,这里边有问题。正好这个时候,我们有一个设计员从楼道里走过来,我说彭越你过来,我问问你为什么到这儿不行啊?有什么差别啊?彭越跟我讲,还真有一个差别,在技术区的时候,我们这个开关在中间,到了发射区,他们把它打到一边,那么我想问题可能就出在这儿,结果就是这个问题。  第三天,我们有一个检查项目叫全区的合练,当测试完成后,我们需要把设备断电。我们的控制系统有一台设备,断电的时候,灯依然亮着,换上备份产品之后一切正常,不影响后续的工作。那天晚上我大概没有睡好,脑子里一直在这么转。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,我感觉牙疼,照照镜子,腮帮子肿了。指挥员在数着五、四、三、二、一,点火!起飞!助推器分离,一二级分离,整流罩分离,器箭分离,一直到这个时候,我都觉得大厅里一片寂静,好像没人在呼吸,一直到指挥员报太阳能帆板展开,整个大厅里的掌声才响起。我一个人悄悄走了出去,来到了我们那个二楼的储物间,在厕所对面。我跟我们的遥测主任设计师打了个电话,她叫林涓。因为刚才在发射的时候,我看到有几个数不太对,而且这几个数还挺重要,是我们后续在载人飞行时用于地面故障诊断的数。我就问她,我说你看到没看到那有几个数不太对呀?在晚餐的时候,她告诉我,那几个数是对的,你看错了。完全是由于紧张,把该看对的东西看错了。  在这之后,我自己想了很多的事情,我们曾经遇到过大风,火箭飞行时,高空风的最大值我们限制在70米每秒,但是那一次,最大风出现了81米!一直到射前,它的风速才降到了57米。我们挺过来了,我们成功了。我们也遇到过极低温,天气温度达到了零下三十度,我们这个火箭设计的最低发射温度是零下二十度。我们也采取各种措施,拿大棉被给下面的缝隙都捂上,给塔架里边供热风。虽然我们的办法土了一些,但是我们任务依然成功。  我还记得比较清楚,2003年10月15日,我们发射了神舟五号飞船“Y五火箭”,将中国的第一名航天员杨利伟安全地送入了轨道。那一次,杨利伟在天上待了二十三个小时就返回了地面,当时我们还没有从发射场返回北京,我们就听说了杨利伟在飞行过程中,他经历了一个很不舒服的振动,后来杨利伟在他的一本书中,叫《天地九重》,他是这样来描述这个振动的:当火箭飞行到三、四十公里高度的时候,火箭和飞船发生了急剧地抖动,产生了共振,那种十分痛苦的感觉,让我的五脏六腑都快碎了,我心里感觉我不行了,我要撑不住了,振动二十六秒之后,这个振动慢慢减轻,如同一次重生。但是当振动到剧烈的时候,就在那短短的一刹那,他真的感觉他自己要牺牲了。  这就是他对那个很不舒服振动的描述,可能就是传说中的POGO振动(纵向耦合振动)。我们从发射场回来之后,一起看了当时的飞行数据,这个振动确实存在,因为这个火箭是从长征二号E借鉴过来的,它是我们长征二号F的基础。由于当时实验条件不具备,这个火箭并没有进行纵向的振动实验,在长征二号F研制的时候也没有进行这样的实验,那既然是缺课我们就把它补上。大家是不是看过电影《阿波罗十三》?航天员在去月球的过程中,它的燃料储箱发生了爆炸,地面人员想方设法让航天员返回地面,情节很感人,很紧张。我想告诉大家,那次飞行过程中,它的二级出现了POGO振动(纵向耦合振动),二级的中间的那个发动机提前关机了。所以我讲传说中的POGO振动(纵向耦合振动)。  这个问题很复杂,为了搞清楚这个问题,我们成立了一个研究组,POGO振动(纵向耦合振动)研究小组。我说得简单,这个工作我们做了很长的时间。神舟六号飞行任务结束之后,我们看了数据,发现振动依然存在,只是振动的量级要比原来小了很多,那么问题又出在什么地方?我们又继续工作。遥七飞行回来之后,我们从数据上看,再找不到POGO振动(纵向耦合振动)的踪影了。  后来有一次我问翟志刚,我说你感觉怎么样?他说好!平稳!舒服!从2003年到2008年,用了五年的时间,五年时间就是为了把一个“不舒服”的“不”字去掉,变成“舒服”。这五年我觉得是我个人的成长非常重要的五年,一个是我知道了什么是系统工程,第二个我体会到,该做的工作必须做,欠了账一定要还的!  想到了这些,我的心情好转了许多。后边我们遥十一火箭发射的时候,我告诉大家我不紧张了!五、四、三、二、一!点火!起飞!逃逸塔分离,助推器分离,一二级分离,我开始鼓掌了。旁边有一个人说:“别着急啊,还没飞完呢!”我说:“你放心!肯定成!必须成!”我的鼓掌一直鼓到船箭分离,一直到这个结束。这两发火箭发射成功之后,我也从一个新总师蜕变成一个有成功历史的总师了。中国载人航天的任务,这只是一个中间,后续我们还要建立中国人的空间站,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还会为中国的空间站工程做出它自己的贡献,我希望这个火箭会越飞越好,越来越可靠,越安全,越精准!  【开讲啦张智演讲要点】:  1、我们给这次任务,这两发火箭的定义为“核心之战”。  2、我就问她,我说你看到没看到那有几个数不太对呀?在晚餐的时候,她告诉我,那几个数是对的,你看错了。  3、当振动到剧烈的时候,就在那短短的一刹那,他真的感觉他自己要牺牲了。这就是他对那个很不舒服振动的描述,可能就是传说中的POGO振动(纵向耦合振动)。  4、五年时间就是为了把一个“不舒服”的“不”字去掉,变成“舒服”。  5、旁边有一个人说:“别着急啊,还没飞完呢!”我说:“你放心!肯定成!必须成!”
  1. 开讲啦张凯丽演讲稿:20年后,我还敢回看自己
  2. 开讲啦张艾嘉演讲稿:一场特别的演讲
  3. 开讲啦张嘉译演讲稿:不能遗忘自己的初心
分页:1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