巨富,全球超级新贵的崛起及其他人的没落读书笔记  在Google图书中,与rich相关的大概有1.67亿条记录,而搜索poor,则有惊人的2.45亿条记录。这是否说明了,相对于对富豪生活的好奇,人们更关心贫穷问题呢?答案也许并非如此,至少克里斯蒂娅?弗里兰在她的新书《巨富》中认为,人们好奇富豪的生活,同时也会为穷人担忧,而如果同时谈论二者,可能引申出的收入不平等问题则仍然属于禁忌。  正如书中所言,随着人类社会的进步和财富的积累,社会的收入差距不是缩小了,而是逐步放大了。如今,“社会最大的收入差距不在于1%的富人和其余99%的人之间,而存在于最富的0.1%与1%之间。”富人们形成了自己的社交圈子,自己的文化甚至社会形态,而与穷人们完全割裂。因此,无论是贫困问题还是收入不平等现象,这些“顶级富豪”都是不可或缺的一极。  本书的副标题为“全球超级新贵的崛起及其他人的没落”,从侧面说明了其关注的并非仅是简单的富豪八卦,而是从“全球超级新贵”这一极出发,去分析、探讨“其他人没落”的原因。  任何一个富豪家族崛起的背景都离不开社会的变革和进步。(www.lz13.cn)书中,作者以马克?吐温的小说《镀金时代》来形容当前“超级新贵”们诞生的时代背景。她认为,与工业革命带来的“第一次镀金时代”不同,如今,世界进入了一个“双生镀金时代”。一方面,新兴市场国家正在经历着西方社会经历过的工业革命;另一方面,西方社会加速进入了新技术革命,其对社会带来的影响数倍于此前的工业革命。作者对此进行了形象的比喻:“如果说工业革命是将西方经济从马的速度加速到汽车的速度,那么当今的变革是将世界经济从平信的速度加速到电子邮件的速度”。  处于“双生镀金时代”的两个世界,有共同之处也有更多的差异:印度、中国等“金砖四国”成为新的市场和供应链的重要组成部分,同时,反过来,发达国家也为发展中国家提供了庞大的需求。两个世界互相强化,同时这种关系也必将导致分配上的不平等。  与过去依赖权利和资源发迹的富豪们不同,技术革命中兴起的是那些能够“响应变革”的知识型“巨富”,从华尔街的金融巨头,到硅谷的互联网新贵,乃至是中国、印度等新兴市场国家中也在这种巨大的变革中涌现了很多富豪。  不过,作者也对这些顶级富豪以及他们所形成的小生态圈提出了担忧:除了在收入差距上越来越深的鸿沟外,富豪们形成了自己的“文化闭门”,这种“闭门”现象就如同企业的“护城河”,无关于道德或者意识形态,而是富豪们用来保护自己财产、地位乃至安全的一种本能。但事实上,这种“闭门”进一步的扩大收入差距以及文化差距,会影响社会政治体制。也许,精英“巨富”们并非会故意破坏他们从中获得巨大利益的经济体制,但是群体意识存在短视和盲目的特点,这种促进新技术发展并创造巨大财富的“包容型”社会,有可能被富豪们的“文化闭门”所打破,最终破坏了社会繁荣的根基。
  1. 浪潮之巅读书笔记
  2. 美学散步读书笔记
  3. 大学读书笔记
分页:123